黄亚生:卡瓦诺大法官的投票——温和派共和党人的试金石

黄亚生:卡瓦诺大法官的投票——温和派共和党人的试金石

10月5日,MIT斯隆管理学院的中美政经观察平台——公众号“亚生看G2”发表了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的文章《黄亚生:卡瓦诺大法官的投票——温和派共和党人的试金石》一文,并为此进行编者按语。

【中美创新时报波士顿106日综合讯】10月5日,MIT斯隆管理学院的中美政经观察平台——公众号“亚生看G2”发表了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的文章《黄亚生:卡瓦诺大法官的投票——温和派共和党人的试金石》一文,并为此进行编者按语。按语指出,联邦调查局已于10月4日(星期四)将针对大法官提名人卡瓦诺的调查材料上交给了参议院。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克康奈尔表示他会于今天启动参议院对于卡瓦诺的表决投票程序。

对此,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表示,已经有相当多的迹象表明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是在走过场。“这是考验温和派共和党人的时候了。如果他们只是用这个草草收场的调查作为自己的一个政治掩护,他们就一定会表示同意调查的结果,投票通过卡瓦诺的提名。如果他们真的希望找到事件的真相,他们至少应该对这次调查的方法以及结论的可信程度提出质疑。”

现将黄亚生教授全文刊登如下:

随着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布雷特·卡瓦诺(Brett Kavanaugh)受到性侵指控,其能否通过参议院投票进入最高法院,成为了近两周美国社会关注的焦点。卡瓦诺如果想要进入最高法院,他需要在参议院100名议员的全体表决投票中赢得过半票数。而鉴于共和党目前在参议院的微弱多数党地位,投票结果完全取决于三名温和派共和党人的投票结果,他们是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和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图:共和党参议员杰夫·弗莱克(Jeff Flake)、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和参议员苏珊·柯林斯(Susan Collins)是决定卡瓦诺提名能否通过的关键。图片来源:Yahoo

我在之前文章《黄亚生:只要你支持共和党,就是支持特朗普》中指出从特朗普上任一年多的情况来看,温和派共和党人虽然经常口头上对特朗普表示不满和质疑,但在国会投票时,却又总是坚定地和特朗普站在一起。因此,共和党党内其实不存在真正意义上的温和派。如今,卡瓦诺的提名问题给予了我们一个机会去验证以弗莱克为代表的温和派共和党人究竟是不是真正的温和派。

特朗普已在上周五要求联邦调查局对卡瓦诺的性侵指控进行调查。周四,联邦调查局已经将调查报告交给了参议院。截至今天,已经有相当多的迹象表明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是在走过场。根据美国媒体的报道,这次的调查有这么几个值得注意的方面:

1)本次调查似乎只关心和指控相关的直接证据,而不关心和指控有关的间接证据(几位在耶鲁时期认识卡瓦诺的潜在证人都表达过他们已经多次联系联邦调查局,为第二名指控人拉米雷斯的指控提供间接证据,然而,联邦调查局并没有做出回应。);

2)本次调查似乎刻意不去涉及所谓”circumstantial evidence”, 就是可以描画卡瓦诺被指控性侵年龄段时的行为和举止的证据(比如他年轻时是否有酗酒和因酗酒引发的问题行为);

3)在上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之前,一共三名女性指控卡瓦诺性侵,但本次调查仅仅围绕其中两项指控进行有限制的调查;

4)只局限于性侵的指控,而不涉及卡瓦诺是否在上周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听证会作证的整个过程中做了伪证(比如卡瓦诺在听证会上说他是在媒体上第一次知道了拉米雷斯对他的指控,但他的朋友之后有文字证据表明卡瓦诺不仅提前知道那名女性的指控,而且他还自己去影响他的朋友的作证) ;

5)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围绕卡瓦诺的调查都存在着极大的客观困难性,因为它牵涉的是36年前的事情。然而,联邦调查局非但没有申请延长短短一周的调查期限,反而提前一天结束了调查;

6) 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员主要只约谈了支持卡瓦诺一方的证人,而拒绝向福特提供的,可以证明其指控的证人取证。

这是考验温和派共和党人的时候了。如果他们只是用这个草草收场的调查作为自己的一个政治掩护,他们就一定会表示同意调查的结果,投票通过卡瓦诺的提名。如果他们真的希望找到事件的真相,他们至少应该对这次调查的方法以及结论的可信程度提出质疑。

我的观点是“特朗普就是共和党,共和党就是特朗普”。 我认为共和党党内没有真正意义的温和派。 我的预测是这三个所谓的温和派共和党人最后都会用联邦调查局的调查报告作为挡箭牌投票通过卡瓦诺的提名。当然如果我被证伪了,我将非常高兴,因为一个99%腐败,没有道德底线的共和党,总比一个100%腐败,没有道德底线的共和党要好。

特朗普就是共和党,共和党就是特朗普

我在《黄亚生:只要你支持共和党,就是支持特朗普》中引述了政治学家拉里·巴特尔斯(Larry Bartels)一篇题为《特朗普时代的党派关系》的论文的观点:无论出于何种意图和目的,共和党都没有反特朗普派系。共和党高度统一在特朗普的身后。这就是为什么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到现在没有采取任何有意义的行动来检查他的权力或腐败的原因。图:拉里·巴特尔斯表示共和党高度统一在特朗普的身后。图片来源:Youtube

其实当我们去关注国会议员们的投票记录,就会发现,特朗普就是共和党,共和党就是特朗普。以弗莱克为例,作为温和派共和党人的代表,他曾多次公开批评特朗普,并在国会发表公开演讲称,因为特朗普的行为他不会寻求连任,呼吁特朗普远离“鲁莽、粗暴和不体面的行为”。他在5月份哈佛法学院毕业典礼上的演讲几乎就是针对现任总统的。他不仅谴责了总统对法律的无视与践踏,对权利的滥用与越权,而且把现在的华盛顿称为“黑暗触底的时刻”。但从他的投票记录是完全推论不出他是反特朗普的观点的,从他对特朗普政策的投票记录来看,83.6%是支持特朗普的。而温和派参议员丽莎·穆尔科斯基和苏珊·柯林斯也差不多,她们分别有82.9%和79.2% 的投票记录是完全站在特朗普的立场上的。

他们的投票记录和他们公开的政治表态大相径庭。 美国政治分析机构538在根据特朗普2016年竞选期间议员们的表态进行预测时,弗雷克应该只有59.9%的时间和特朗普立场一致,而穆尔科斯基和柯林斯应该分别是79%和48%。

所谓的温和派共和党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他们总是在语言上去表达自己的道德观和正义,但在实际投票中却言行不一。所以当卡瓦诺提名问题的决定权再次交给温和派共和党人时,我们不禁要问,他们真的是温和派吗?

卡瓦诺提名——检验温和派共和党人的试金石

温和派和极端派的重要区别就在在于他们对待事实的态度不同。温和派相信事实,他们认为事实是重要的,并愿意用事实作为参考来决定自己的行为,并且会努力收集事实。而极端派则不同,他们把自己锁在自己的世界观和价值观里,拒绝接受和自己所信仰的相悖的事实,并且努力排斥事实。

上周,温和派共和党人通过了一次他们是否是温和派的检验:弗莱克、 穆尔科斯基和柯林斯都表达了支持联邦调查局要去调查卡瓦诺性侵的指控。上周二,穆尔科斯基对记者说,她认为联邦调查局对这些针对卡瓦诺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是有好处的 。柯林斯也公开表示国会应该听取性侵指控者的证词。弗莱克更是在周五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上公开呼吁联邦调查局进行独立调查。可见,至少口头公开表态上,这三名温和派共和党人是支持在做出决定前先收集和寻求更多的事实。

但是在高度政治化的美国,接下来的问题是联邦调查局进行的是一个尽职的调查,还是一个走过场的、流于形式的调查。 对这个问题,美国媒体和民主党参议员们在过去一周已经有相当的质疑和担忧。上周末多家媒体先后爆出白宫有意限制调查的范围,并为联邦调查局列出了一份允许被采访的人的名单。迫于压力,特朗普在周一表示,他已要求白宫通知联邦调查局,他们可以扩大之前对卡瓦诺性侵指控的简短调查,可以采访他们认为有必要的任何人。指控卡瓦诺性侵的多名女性都先后列出了可供联邦调查局采访的40多长达多人的证人名单。联邦调查局否会全面调查采访这些潜在证人,是衡量他们的调查是否全面和公正的要点之一。

有迹象表明特朗普的公开承诺是空洞的,有可能就是完全做样子的。 星期三,NBC再度报道,有超过20名认识卡瓦诺或拉米雷斯(指控卡瓦诺性侵的第二名女性)的人都没有收到联邦调查局的回应,尽管他们多次试图联系调查人员,其中包括卡瓦诺当时的室友和拉米雷斯的一位前密友。第一名指控性侵的女性,福特博士的律师团队也表示,她们向联邦调查局提交了一份近20人参与调查的名单,其中包括采访过福特的测谎师、她的心理医生以及她向她吐露过此事的朋友。据知情人士透露,名单上的人都没有接受过联邦调查局的问询,甚至福特本人都还没有被联邦调查局联系过,尽管福特多次主动联系过联邦调查局希望进一步详谈。

多个了解调查进展的消息渠道向NBC新闻证实,美国联邦调查局调查的工作仍然受限,而这样的限制很可能还是来自白宫或是参议院的共和党议员们。NBC的线人们表示,联邦调查局内部担心,调查的限制可能会损害联邦调查局作为一个政治中立机构的声誉。星期四,联邦调查局决定结束调查,并向参议院递交了报告,他们在五天的调查中只约谈了九个人,一个庞大的调查机构平均每天约谈两个人都不到。上述提到的40多名潜在证人始终没能被问询。

这里我需要说明一点,那就是这次联邦调查局进行的不是刑事调查。正如我在上一篇文章《黄亚生:卡瓦诺——一个不合格的大法官提名人》谈到的一样,联邦调查局是受白宫委托,对卡瓦诺进行进一步背景调查。如果是刑事调查,联邦调查局完全有自主权。但作为人事背景调查,白宫是可以对调查的对象和范围做限定的,这次调查反映的是白宫的意志。图:联邦调查局对于卡瓦诺的调查并不全面。图片来源:CNN

我个人认为联邦调查局在福特的主动要求下,仍没有约谈福特本人,是这次调查走过场的最明显迹象。设想你是联邦调查局的调查员,你能想象在调查时直接绕过当事人吗?我认为联邦调查局亦或是其背后的白宫拒绝直接约谈福特本人,最合理的解释就是它们不想直接约谈卡瓦诺。福特和卡瓦诺上周先后公开宣誓,在全国人民面前作了证言。你约谈指控人,你就必须约谈被指控人,这是对等的。 约谈卡瓦诺最大的风险就是他很有可能撒谎。他可能已经在上周的参议院听证会上撒了谎,如果再对联邦调查局撒谎的话,那就是非常严重的问题了。而不要他撒谎很容易,就是用不向他提问来让他没有撒谎的机会。

结语

共和党参议院多数党领袖麦克康纳已经决定在周五,也就是大家看到这篇文章的今天,让参议院进行对卡瓦诺提名投票的程序性投票。一旦投票通过,参议院最早就会在明天进行正式的确认提名的投票。至少从现在报道出的情况来看,这次联邦调查局的调查不是一个尽职的调查,而是一个走过场的调查。 不知道弗莱克、穆尔科斯基和柯林斯这三个所谓“温和派共和党人”会不会去兑现他们过去一段时间的承诺,即“除非联邦调查局围绕指控进行自主调查,那么我们不会投票同意卡瓦诺的提名。”亦或是他们再一次选择言行不一,选择向特朗普和其他共和党人默默让步?

我在《黄亚生:只要你支持共和党,就是支持特朗普》中已经根据过往的投票记录,对温和派共和党人提出了质疑,如今,卡瓦诺的提名给了我们一个检验温和派共和党人是否是真的温和派的机会。他们到底是尊重事实、尊重证据的温和派,还是披着温和派外衣的川粉?答案我们马上就知道了。(文: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黄亚生 )

Share

中美创新时报网